毛泽东力防“官二代”蜕化变质
发布时间: 2012-04-01 浏览次数: 19

  □ 顾育豹

  

  一、1957年9月,毛泽东来到武汉,住在东湖甲舍。他同湖北省委秘书长梅白谈起领导干部子女的教育问题,问:“你记得曹操评汉献帝的话吗?”

 

  梅白答道:“记得。有这样两句:‘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毛泽东称赞说:“不错,你读书不少。现在有些高级干部的子女也是‘汉献帝’,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娇生惯养,吃不得苦,是温室里的花朵,有些是‘阿斗’呀。中央、省级机关的托儿所、幼儿园、部队的八一小学,孩子们相互之间比坐的是什么汽车来的,爸爸干什么,看谁的官大。这样不是从小培养一批贵族少爷吗?这使我很担心呀!”

 

  毛泽东还说:“现在有些高级干部对自己的子女要求不严格。根本问题是要自己带头,要严以律己。梅秘书长,你的孩子要坐你要的车吗?”

 

  梅白说:“我不给坐。”

 

  毛泽东问:“你是怎么办的?”

 

  梅白说:“三个姑娘老实些,不敢上,两个男孩子上来,我就把他们从车上推下去。”

 

  毛泽东说:“推下去会不会摔伤呢?”

 

  梅白答道:“不会的,讲明我要的车不该上,该下去。”

 

  毛泽东说:“这样好,应当推广你的经验。现在有的领导干部让自己的子女跟着去北京、上海开会,这样很不好。高级干部的子女不管好,总有一天要犯罪的!”

 

  毛泽东曾向高级干部们推荐过一篇古文《触龙说赵太后》,教育高级干部们不要让孩子过于享受,养尊处优,要为孩子计之长远,帮他们自立成才,以避免“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悲剧发生。

 

  二、在中国,皇亲国戚一向拥有至高无上的特权,夫贵妻荣,父功子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做官,全家享福。一代伟人毛泽东却迥然不同,他甘当公仆。如果说毛泽东和他的“官二代”有啥“特权”,那就是比普通人要做出更大的牺牲。

 

  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1922年10月24日出生于长沙清水塘。从小就随父母四处奔波。1930年10月,杨开慧被敌人关进监狱,小岸英也同妈妈一同关在监狱内。杨开慧就义后,毛岸英被释放,后由党组织将他们兄弟三人送到上海。

 

  1931年4月,地下党机关遭破坏,岸英兄弟流浪街头。1936年,上海地下党找到岸英和岸青,并将他们送到苏联学习,此间参加了苏军的大反攻。

 

  1946年,毛岸英回到延安,遵照父亲的嘱咐,去乡村劳动。新中国成立不久,朝鲜战争爆发,毛岸英参加志愿军赴朝,1950年11月25日不幸牺牲。

 

  毛泽东的两个女儿李敏和李讷都出生于抗日战争时期的延安。她们之所以姓李,是因为在转战时期毛泽东曾化名李德胜,为了纪念这一段艰苦岁月才让她们姓李的。“敏”与“讷”则出于《论语》中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从给女儿起的名字中,可以体会出毛泽东是希望自己的女儿长大要做多干实事、少说空话的人。

 

  就是对这两个爱女,毛泽东丝毫不溺爱,总是让她们在各种艰苦的环境中锻炼,过普通人的生活,从不允许搞特殊化。新中国成立初的某一天,毛泽东有一次散步时问卫士长李银桥:“你的感觉是李敏好还是李讷好呢?”

 

  李银桥说:“都很好,她们没有某些高干子女那种容易表现出的优越感,她们要求自己严格,有上进心。”

 

  毛泽东摇了摇头说:“我看她们不如你们有出息,也不如你们有前途。她们比你们吃的苦少,能吃苦的人才能有出息。”

 

  李银桥说:“主席,你还想叫孩子们怎么吃苦?她们可是比普通人家的子女吃苦多多了!”

 

  毛泽东又摇头:“你说得不对。你讲吃苦的时候思想不对头,因为你首先想到她们是我的女儿,所以你给她们定了一个不同一般人家子女的标准。她们不就是吃大食堂吗?大食堂的伙食要比多数农民家的伙食好,难道不是这样吗?”

 

  李银桥说:“主席,你总找低的比,这不公平。城里人家大多数未必比学校食堂伙食差,我家里就比大食堂的伙食好。”

 

  毛泽东笑着说:“你为革命作了贡献嘛,吃好点人民没意见。她们还没有作贡献呢。人哪,生活上还是跟低的比有好处。不比贡献比享受,那就是没出息了。”

 

  1947年冬天,毛泽东转战陕北来到杨家沟时,吃粮非常困难,基本上是吃晋绥军区老根据地支援陕北的黑豆。小李讷看到大家的嘴都是黑的,好奇地笑了,对毛泽东说:“爸爸,你看,阿姨、叔叔们的嘴都是黑的。”

 

  毛泽东对她说:“你不要笑,前方解放军叔叔就是靠吃黑豆打胜仗呀。黑豆好吃,吃了黑豆也能长胖长高。你也应该带上碗筷和阿姨一块去吃黑豆饭。听爸爸的话,你将来一定是个好孩子。”

 

  从此以后,刚刚7岁的小李讷便和李敏一起去大食堂。吃盐水煮黑豆会胀肚,小李讷却从没有叫过苦。行军打仗的时候,她和大家一样风餐露宿,一样地经受飞机轰炸,小小年纪便经受了战争的考验。新中国成立以后,条件好了,但李敏和李讷一直与警卫战士吃大食堂,没有随父亲一同享受党中央主席的“小灶”。

 

  三、李敏和李讷进北师大附中学习,毛泽东让保健医生王鹤滨带她们去报名。学生注册表上有一项要填写家长的姓名。当王鹤滨请示毛泽东时,毛泽东看都没看,就说:“你带去,就填你的名字嘛!”毛泽东是担心填上自己的名字后,会给学校增加精神负担,或搞特殊待遇。这样会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

 

  李敏和李讷考上大学后,吃住都在学校里,与大家一样睡上下铺,吃清淡的菜,一样挤公共汽车,只有周末才回一趟家。由于学校离家远,卫士们担心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便瞒了毛泽东派车去接。先将车子停到僻静处,然后进校找人,出了学校悄悄坐车回家。毛泽东得知此事后,严厉批评了卫士们。卫士们争辩:“天太黑,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毛泽东便厉声说道:“别人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别人的孩子能自己回家,我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行?”不管卫士们如何争辩,毛泽东不容置疑地命令:“不许接,说过就要照办,让她们自己骑车子回来。”

 

  1959年冬天,毛泽东读苏联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说:“我很担心我们的干部子弟,他们没有生活经验和社会经验,可是架子很大,有很大的优越感。要教育他们不要靠父母、不要靠先烈,要完全靠自己。”

 

  1960年,正是国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李讷很少回家。一次卫士尹荆山去看望李讷,看李讷脸色不好,便关切地问是否病了,李讷不好意思地小声说:“尹叔叔,我确实很饿……”

 

  李银桥听了小尹的汇报后,心中很难过,他搞了一包饼干送给李讷。李讷怕让别人看见,匆匆填了两块在嘴里,把其余的包好,准备慢慢享用。李银桥看着不忍,说:“吃吧,我还给你送。”

 

  毛泽东知道后,又声色俱厉:“三令五申,为什么还要搞特殊化?”

 

  “别的家长也给孩子送东西……”李银桥小声解释。

 

  “别人可以送,我的孩子一块饼干也不许送!”毛泽东拍着桌子,大声说道:“谁叫她是毛泽东的女儿!”

 

  事后,毛泽东语意深长地说:“我心里也不好受。我是国家干部,国家按规定给我一定待遇。她是学生,按规定不该享受的就不能享受。还是那句话,谁叫她是毛泽东的女儿呢。还是各守本分的好,现在这种形势尤其要严格!”

 

  四、1964年7月,一次毛泽东在同侄子毛远新的谈话中说:“你就喜欢舒服,怕艰苦。你就知道为自己着想,考虑的都是自己的问题。你父亲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丝毫不动摇,就是因为他为了多数人服务。要是你,还不是双膝下跪,乞求饶命?我们家许多人,都是被国民党、帝国主义杀死的。你是吃蜜糖长大的,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吃苦。你将来不当右派,当个中间派,我就满足了。”

 

  毛泽东还批评毛远新说:“你就喜欢人家捧你。嘴里吃的是蜜糖,耳朵听的是赞歌,这是最危险的。你就喜欢这个。”

 

  毛泽东担心干部子女成为“汉献帝”,说有些高级干部的子女是“阿斗”,说“高级干部的子女不管好,总有一天要犯罪的!”他是把干部子女尤其是高级干部子女的教育问题,提高到关系社会主义事业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的。

  

  (作者单位:江苏省无锡广播电视总台)

 
| 访问次数:

Copyright 2012  临沂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临沂市双岭路中段 邮编:276005 电话:0539-8766809  Email:mkszyxy@ly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