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领袖如何拒礼
发布时间: 2012-04-01 浏览次数: 88

 每逢春节,人们为联络感情相互走动,本无可厚非。然而,不知从何时起,一些抱有某种目的的人却常常利用年关,提着精心准备的“年货”走动到领导干部家中,让你“盛情难却”。那些身陷囹圄的贪官们在忏悔中,也无不用“盛情难却”“却之不恭”来为自己的受贿行为进行辩解。

 

  那么,如何做到“人病我防”、“盛情能却”呢?我们不妨看看老一辈革命家是怎样拒礼的。

  

  毛泽东拒收“水葡萄”

  

  湖北蕲春县有座海拔1244米的高山,名叫云丹山。山麓附近盛产一种名叫“水葡萄”的优质稻米。用它做的饭洁白透亮,松软可口,香味扑鼻,而且营养特别丰富。因产量极少,每年仅产数百公斤,自唐宋以来,历代王朝都把它规定为只有皇亲国戚才能享用的贡米。解放后,当地农民翻了身,分了地。为感谢毛主席,当地农民于1951年10月把刚刚收到手的“水葡萄”米包了50斤,寄往中南海,送给毛主席。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后,他们竟收到毛主席委托中央办公厅寄来的汇款和一封令人感动的信。信中写道:“钱寄上,以后再不要向中央领导人寄赠任何物资,这是我们的党纪所不能容许的。”

  

  周恩来拒礼附《通知》

  

  江苏淮安周恩来故居中,陈列着1961年1月16日周恩来指示办公室同志写给淮安县委的一封信。信是这样写的“你县送给周总理和邓大姐的藕粉、莲子、馓子、工艺品以及针织品都已收到了。你们对周总理的热爱和关怀,他们是知道的,但是周总理和邓大姐认为,在中央三令五申不准送礼的情况下,你们还这样做是不对的。现在总理和邓大姐从他们的薪金中拿出一百元寄给你们,作为偿付藕粉、莲子、馓子、工艺品的价款,其他的一些针织品等以后让人带给你们。总理并指示将中央关于不准请客送礼的通知寄给你们一份,请仔细研究,并望严格执行。”信不足二百字,却意味深长。

 

  这体现在两处细节上。一是根据礼品的特质区别对待,留下容易在运输过程中变质的食物以及容易损坏的工艺品,并变价以钱偿付;而比较容易保存也不易损坏的针织品则原封不动退回,这就避免了浪费。二是从自己工资中拿出100元寄给淮安县委,用以偿付藕粉、莲子、馓子、工艺品的费用。这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大约占到周恩来工资(404.80元)的四分之一。为什么这么做?周恩来曾在另外一件事中给出过答案。一次,曾在周恩来身边工作、后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的龙飞虎送来一筐新鲜橘子。周恩来知道后说:“我不需要。”他让秘书了解到这筐橘子价值25元,便嘱咐说:“给他寄50元钱去。”秘书说:“是25元,寄去50元,多余的他会退回来的。”他说:“多余的让他处理,不这样做就制止不了他,这样以后他就不再送来了。”这两处细节令人不得不赞叹周恩来处理问题之细腻。

 

  最后,周恩来嘱咐秘书将中共中央关于不准请客送礼的通知随信寄一份,要求淮安县委“仔细研究”并“严格执行”,此举更加耐人寻味。

 

  随信寄的通知是《中共中央关于不准请客送礼和停止新建招待所的通知》,《通知》的制订有着非同寻常的背景。1960年,全国各地普遍出现粮食紧张的局面,能否公正合理地调配有限的粮食资源,使最需要粮食的地区得到补给,事关社会稳定的大局。但就在粮食调运最紧张的时候,某省一方面要求中央给他们调进粮食,一方面又给中央送来五万斤鱼。周恩来知道后十分生气,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对此提出严厉批评:“送中央五万斤鱼,简直胡闹。为什么要中央调粮又送鱼?”“全国从今以后,不许送中央一针一线一条鱼,要做全面通报,严格禁止。”会后,周恩来指定负责国务院日常工作的习仲勋、齐燕铭等起草了这份《通知》。《通知》共有五条规定,其中前两条是:一切单位都不准向任何单位和个人赠送礼物,也不准借用任何名义变相送礼;各厂矿、企业、人民公社试制成功的新产品,除对其直接主管部门可以送一份样品外,不许以献礼或其他名义赠送给上级机关或其他单位和个人。

  

  朱德拒收“贝雕图”

  

  朱德在深入基层视察工作的过程中,常常有群众和单位给他敬送礼品,对此,朱德一律拒绝。1974年,88岁高龄的朱德到秦皇岛贝壳雕刻厂视察。贝壳厂的工人们商议,一定要选一件最有意义的贝雕制品送给朱委员长。大家选来选选去,选了一幅《山峡夜航》图,象征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全国人民历尽千难万险去夺取全国胜利的伟大气概。工人们把画选好后惟恐委员长当面拒绝,便悄悄地把它放在警卫员乘的车座下带走了。回到住处,警卫员发现了这幅贝雕,便把画交给朱德,朱德看了看,说了声:“送回去,老规矩!”第二天,康克清惟恐警卫人员“完不成任务”,亲自把那幅贝雕送到了厂里。工人们恳切地对康克清说:“这是大家亲手创作的,是向委员长作汇报的,您还是劝劝委员长收下吧!”康克清诚挚地笑着告诉大家:“老总一再说,这是人民的财产,应该拿去换外汇,支援国家建设。大家的心意,老总已经收下了,谢谢大家。可是这幅画,坚决不能收。我看还是按老总的意见办吧!”

  

  陈云拒礼“不可商量”

  

  一次,陈云在某市的公务刚结束,正准备乘火车返回北京。当地的干部看到陈云在这里整天忙着谈话,深入基层了解情况,同时在生活上又坚持低标准,很辛苦。为表达敬意,最后商量决定带一些东西上火车。由于早就听说陈云拒收礼物的态度是“不可商量的”,因此,仅仅带来两只老母鸡和一些蔬菜。陈云一行对此毫无所知。直到火车即将开动,秘书肖华光才得知此事。肖华光婉言请他们将东西带回去。但当地领导的态度却很坚决,说这根本不算啥。肖华光将此事向陈云做了汇报,并建议说,对方如此盛情,不如按照市场价格,把这些东西都买下来,也不违反规定。陈云详细听完汇报,果断地说:“不能开这个先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以后就阻止不住了。还是请他们把东西带回去,要和他们说,他们的心意我领了,但东西我不能收。”

 

  陈云在廉洁从政方面为自己定下了许多“规矩”,“不收礼”是其中的重要一条。他不仅身体力行,还要求身边的工作人员不违反,凡是有人送礼,必须向他报告,不得擅自收下。他说:“送礼是有求于我,收下后,决定事情必有偏差。”实际上,即使是在同志们诚心诚意地向他表达敬意的时候,陈云也是“来者必拒”,哪怕礼物再轻。某年秋天,一个大军区的两位同志来到陈云的住所,向他汇报军事演习的情况并带来当地产的两盒葡萄。他们汇报完工作起身告辞时,陈云让他们把葡萄拎走,还说:“我是中央纪委书记,不能收。”两位军人解释说:“这值不了几个钱,不是送礼,只是让您尝尝。”陈云接受了他们的心意,说:“我吃10颗,叫‘十全十美’,剩下的你们带回去。 ”

  

  黄克诚拒礼“卖苹果”

  

  黄克诚晚年在中央纪委工作期间,经常有老部下或他们的子女到家去看望他,也有相识不相识的干部向他反映情况,求他帮助解决困难、落实政策,有的来时提点水果之类的礼品。黄克诚一再嘱咐身边的工作人员:“凡来求我帮忙办事带东西来的一律拒收,当然按政策规定应该办又可以办的尽力办,不符合规定的决不能办。”

 

  长春市一家医院的一位医生,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政治上受歧视,级别待遇长期受影响,精神上很压抑。无奈之下,他试着向黄克诚和中央纪委写信申诉,黄克诚知道后,随即给这个医生所在的医院党委写信,责成他们认真复查处理。医院查清情况并报请上级批准,很快使这位医生的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这位普通医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问题居然得到黄克诚如此的关注,感激之余,他给黄克诚回了一封信,表示要加倍努力工作,同时寄了一筐苹果答谢黄克诚。黄克诚知道后,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回信告诉他,帮他解决问题是党和政府的责任,是应该的,现在问题得到落实,放下包袱好好工作就行了,不必送礼。”他同时嘱咐工作人员:“苹果要坚决退回去,一筐苹果要花掉几十元钱,一个普通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啊,况且,不能助长这种风气。”工作人员十分为难,千里迢迢退回去,苹果会烂掉的,但他们知道黄克诚的脾气,不退又不行,于是将那筐苹果用手推车推到商店,请人家帮助卖掉,而后将钱寄给了那位医生。

 

  上述这些“小事”,除了反映出毛泽东、周恩来、陈云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清廉风格值得我们称道和提倡之外,其表现出来的“拒礼”艺术,也值得我们的领导干部细细咀嚼和长久品味,身体力行,严于律己,年关时节严把“廉关”,真正做到从我做起,向我看齐,筑牢拒腐防变的道道防线。

 
| 访问次数:

Copyright 2012  临沂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临沂市双岭路中段 邮编:276005 电话:0539-8766809  Email:mkszyxy@lyu.edu.cn